上海盛德物流介绍,解密被美国制裁的物流界神秘公司

最近物流圈炒的比较火热的事情是美国制裁了中国的一家国际货代公司——上海德盛物流,而且外交部都做了回应。新闻发布后,大家都在咨询小编这家“上海德盛物流”到底什么来头,在百度百科上也没有详细德介绍,这么神秘的公司为什么被美国盯上了,那么下面小编就跟大家一起来了解这家神秘的中国物流公司。

最近国际物流新闻更新了一篇《中美贸易战烧到物流圈,外交部回应"上海盛德物流"被制裁》文章,大致内容是:美国财政部在美东时间5月19日宣布,将对上海盛德物流公司(Shanghai Saint Logistics Limited)实施制裁,原因是伊朗的马汉航空已被美国列入黑名单,而盛德物流仍担任马汉航空中伊航线的货运总销售代理,为该航空的货运业务提供预订服务。

此外,美国财长姆努钦也强调,将毫不犹豫地瞄准那些继续与马汉航空保持商业关系的实体。

盛德物流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相信大多数人看到这新闻的第一反应是,这家盛德物流公司什么来头?

要知道能享受美国制裁待遇的无不是行业巨头,如华为、中兴、大华科技、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和一票国字号巨无霸,似乎还没有物流业的企业被制裁过。这上海盛德物流何德何能,竟能代表物流业首先享受到美国的制裁待遇?!

笔者从事国际货运物流业十余年,从没听说过这家公司。当然,物流业这么大,难免挂一漏万。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上网搜索,找到了这家公司的网站。

这家公司全名叫“盛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官网首页介绍中提到公司主要从事到阿富汗、阿塞拜疆、伊拉克、土库曼斯坦等西亚国家的货运服务——还差一个巴基斯坦,就把伊朗的所有邻国凑齐了。
上海盛德物流介绍,解密被美国制裁的物流界神秘客
上海盛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业务范围介绍

单从网站介绍来看,这家公司就是物流业内——具体点叫国际货运代理业内——很典型的做小专线的货代公司。没写公司规模,没有任何优势描述,一般这样的公司员工不会超过20人。说句难听的,这家公司顶多算物流业这片汪洋大海里的一条杂鱼。

再看看制裁最多可能涉及多少金额。

根据马汉航空官网2018年时刻表,每周共有15班飞机从国内飞往伊朗,其中大多数由空客A340-600执飞。
上海盛德物流国际货运报价单

空客A340-600的货舱容积是207.6立方米,折合空运计费重量34669.2公斤,而根据商业客机货舱装载的旅客行李和货物比率,实际能承担商业运输的顶多也就是75%的货舱运力。因此,15班飞机总计可以运输货物15*34669.2*75%= 390028公斤。

在询问业内做伊朗空运的朋友后得知,疫情前正常情况下,上海空运到伊朗德黑兰对货主空运费售价大概是每公斤人民币15元,这样每周总计运费人民币5850427.5元。若全部满仓装载运输,全年不休,且单价不受疫情影响,合计大概3亿人民币。

再看看制裁的理由。

美国之所以制裁,是认为这家公司担任了伊朗马汉航空公司中伊航线的总销售代理。咱先来谈谈这所谓的“总销售代理”是干什么的。

大家可能都知道,航空公司除了运输旅客,还有运输货物的业务。而在民航客机上,在前货舱和后货舱的位置,除了放置一些旅客的托运行李以外,还可以装运货物以赚取运费收入。
上海盛德物流飞机货舱
绿色部分是可以装载货物的货舱

航空货运跟客运的概念不一致。客运基本上是标准化的,一个人占一个座位;而货运是多样化的,货物都放在航空货运集装器里,但有的货物重量很轻、体积很大,有的货物恰恰相反。因此,每个航班能接多少货物,收取多少运费,如何实现收入最大化,是一项有点复杂的计算工作。
上海盛德物流介绍,解密被美国制裁的物流界神秘客
航空货运集装器

航空公司在销售货运的时候,一般会根据业务量的大小,指定一个或几个货运代理公司,帮航空公司处理揽收货物、配舱、计算运费等工作。

跟其他被制裁的如华为、海康威视等需要全球广泛协作的公司不同,在物流业内看来,这种公司差不多就是个信息中转站。说得再坦白点,跟皮包公司没什么两样,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公司员工平时的工作内容就是给固定合作伙伴打打电话、发发邮件,偶尔做一些计算、整理、协调和资金结算等业务。在以前互联网还不发达的时代,这类公司需要固定的办公地址,至少还要配备一台传真打印一体机;现在只要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就行了。

实际上,每个航空公司都有和这类代理货运公司合作。对这类货运公司来说,其核心竞争力完全就是靠跟航空公司的关系,而关系是人跟人之间的,只要人不变,用什么公司名字其实无所谓。笔者就见过上百人的货运公司由于股权变化换了个名字,业务完全不受影响。

在经营欧美等航线的空运市场中,由于存在多家经营相同航线、提供相同服务的货运公司,很多航空公司为了防止一家独大,会同时选择多个货运公司作为自己的代理;而代理公司面临市场竞争的压力,需要广泛接触货主,承揽货运业务。

伊朗和中国之间的空运市场本身就很小,货主数量不多,航空公司也就那么几家,现在疫情原因可能就剩下马汉这一家了。换而言之,要走中伊的航空货运,就只有马汉这一个选择。因此,马汉的总代理实际上没什么竞争压力,业绩的好坏完全取决于中国和伊朗之间的贸易量。

那么美国如何制裁这家公司呢?

国际货代物流业中,跟美国相关的业务是很大一块市场,由于忌惮美国的制裁,涉及美国业务的物流公司都严格控制甚至禁止从事涉及伊朗的运输业务。

而盛德物流这家公司的业务范围完全没涉及美国,也看不出跟任何美国的航空公司有业务往来。估计这家公司从做马汉航空的代理开始,就已打定主意不吃美国的饭了——毕竟伊朗的饭也是饭,伊朗的钱也是钱。

从资金流转上看,空运费一般用人民币计算,由货主付给货运代理公司,货运代理公司留下一定的份额后再付给航空公司。所有的资金往来都是在国内进行,没有用到国际间的美元支付结算系统。因此,美国不能在这方面制裁。

目前所能想到的制裁手段,估计也就是叫人去这家公司办公室门口泼油漆,或有公司员工出行途径某个美国盟友国家时被抓捕引渡。 

*文章由网友提供,本网站整理。